“我们扒飞车那个搞机枪,撞火车那个炸桥梁,就像钢刀插入敌胸膛,打得鬼子魂飞胆丧!”这是电影《铁道游击队》主题歌中的一段歌词,影片中记述的微山湖铁道游击队的故事,在全国可谓妇孺皆知。殊不知,抗战时期,在德石铁路线衡水段,也活跃着一支“铁道游击队”,它就是冀南五分区德石铁路工作委员会(简称“铁委会”)。

近日,衡水市委党史研究室人员采访了98岁的抗日老人、原铁路工人李景章,查阅了大量相关党史资料,揭开了德石“铁委会”尘封已久的历史谜团,生动再现了抗日战争时期这支神奇的“铁道游击队”活跃在铁路线上,与日本侵略者展开斗争的故事。

抗战最艰苦的1942年

“铁委会”成立

1942年4月29日至9月12日,日军纠集万人以上的兵力,对冀南抗日根据地中心地区——枣强、武城一带,进行了3次大规模的“铁壁合围”,疯狂地推行“堡垒封锁”和“三光”政策。从此,冀南抗日根据地的环境变得极端残酷。

根据中共北方局的批示,在这种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中共冀南区党委认真分析了形势,改变斗争方式,坚持冀南平原游击战。冀南五地委审时度势,迅速建立了德石铁路工作委员会,书记由时任地委书记李尔重兼任,副书记是杜道周,委员是方金堂、尼长友、张敏、徐永波等,杜道周负责具体领导工作。

“铁委会”的工作方针是:保存自己,长期隐蔽,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工作任务是:在对敌斗争方面,坚持实行“敌进我进”的进攻原则,把敌占区变为对敌斗争的前线,建立小型隐蔽的游击根据地;对铁路工人,加强抗日宣传教育,提高他们爱祖国、爱民族的觉悟,正确执行“革命的两面派”政策;对群众,争取和团结基本群众,突出抗日宣传,团结一切抗日力量,一致对敌。

深入群众依靠群众

打下坚实基础

1942年,由于日寇实施了灭绝人性的扫荡、“三光”政策,又遇到罕见的旱灾,群众遭受了大饥荒。“铁委会”成员首先来到武邑县清凉店的堡垒户家中,在当地农民中深入开展了反奴化教育。随后,“铁委会”领导农民在武邑清凉店、王连阁等村开展了“借粮斗争”,向地主大户借粮度荒,取得了胜利。

一连串的胜利,提高了党的威望,“铁委会”乘势而上,在王连阁村成立了党支部,建立了王连阁、郝连阁、魏连阁、刘连阁4个村的抗日政权,并把“铁委会”的联络站设在了王连阁村。由于德石铁路清凉店站的工人大多来自周边村庄,“铁委会”依农友识工友,以点带面,创立了抗日秘密工会,在工友中发展了王文廷、郝双喜等人入党,建立了党小组,形成了团结对敌的新局面。

由于“铁委会”工作深入细致,就连清凉店工区的日本工长三春和副工长铃木都被发展为日本反战同盟的盟员,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建成了抗日根据地

掩护首长完成战略转移

德石“铁委会”成立后,联合冀南军区第五军分区敌工科的申月川、魏新征等同志,与深入敌占区的武工队一起,既加强政治攻势,又广泛开展游击战争,使德石铁路衡水以东的30多公里路段担任警备的伪军、伪组织完全被我党掌握,特别是清凉店站,除探清日本警长有马外,其余80余人均在“铁委会”掌握之下。抗战军民可以自由横穿铁路,不受任何阻拦,形成了小型、隐蔽的游击抗日根据地。

1942年5月,冀中军区司令员吕正操率领冀中军区领导机关和部队向冀南进行战略转移,由于日军封锁严密,辗转数日均未通过德石铁路。6月1日夜,通过“铁委会”开辟的30多公里小型隐蔽的游击抗日根据地,吕正操率队顺利越过德石铁路,完成了向冀南区转移的任务。

“铁委会”还把日军兵力调动、军用物资运输等情报源源不断地送到我军联络站,并很快被转送到我军领导机关手中,一次次粉碎了日军的阴谋,避免了我军遭受严重损失。

开展夺煤夺粮斗争

颠覆日军列车

1943年,冀南根据地遭受了特大旱灾,抗战到了最艰难的阶段,敌我斗争空前尖锐。由于日军在军事上节节败退,经济上濒临破产,于是转变策略,“以战养战”,加紧掠夺中国物资运往日本。横贯华北的德石铁路,就成了日军运输掠夺中国物资的大动脉。

德石“铁委会”分析形势后认为,在敌人的严密监视下,能够夺取一斤煤、一斤粮留在中国大地上,帮助根据地军民度过灾荒,也是抗日爱国的行动,意义十分重大。随后,一场场夺煤夺粮战在敌我之间悄然展开。

“铁委会”指派地下党员王志新领导朱万山、安凤祥等地下抗日工会会员,与王瞳站附近各村群众开展了夺煤斗争。每当运煤的货车开出龙华站,铁路工人就把煤块往车下推,有时一夜能卸下几万斤。在“铁委会”的推动下,清凉店、龙华、德州等站也开展了类似的夺煤、夺粮斗争,一个日本警长哀叹道:“十个铁路工人九个偷,还有一个是放哨的!”

李景章1921年出生在武邑县清凉店前连阁村,为养家糊口,1942年成了石德铁路的一名养路工。“铁委会”来到清凉店一带开展工作,在“铁委会”副书记杜道周引导下,李景章和几个工友参加了抗日地下工作,并于1943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李景章老人回忆,当时根据地物资缺乏,杜道周让他搞些办公用品,重点是电池。每当他搞到电池上交后,杜道周都非常高兴地表扬他。“铁委会”还曾组织铁路工人颠覆过日军一辆运输煤炭的火车,一次就夺取了日军大量煤炭。当时,“铁委会”原计划在北苏闸附近行动,前来找工作经验丰富的李景章商议。根据铁路沿线地形地势特点,李景章仔细分析后建议把行动地点改为留仲村附近,因为德石铁路在那儿有个急弯陡坡,容易不露痕迹地“制造”列车出轨,“铁委会”听从了他的建议。夜晚,李景章带上撬杠来到留仲村附近的石德铁路弯道处,将内侧铁轨的几颗道钉悄悄卸了下来。当载满煤炭的日军列车呼啸着从这里经过时,由于坡陡弯急,加上道钉被卸后列车受力不均,最终导致脱轨,事先组织好的群众一夜之间就把列车上的煤炭卸了个精光。事后日军查看现场,认为可能是地基太软导致的出轨,事情不了了之。为此,杜道周还专门奖励了李景章一枚奖章。

“铁委会”组织的反掠夺斗争,在铁路工人与沿线农民密切配合下取得了一次次胜利,缓解了根据地的困难,坚定了群众的抗战意志。

攻下许官屯车站

取得一次次重大胜利

1943年春节前,杜道周的警卫员王建国突然叛变投敌。由于他的出卖,“铁委会”遭受了巨大损失。1944年农历二月初二,日特组织在德石和津浦路逮捕中共党员、工会会员、农民群众达107人,押送到石门严刑拷打后被送往日本当劳工,其中,王志新、刘宝贵、宋德茂、裴华堂、魏连柱、李同民等同志壮烈牺牲,日本反战同盟盟员、清凉店工区日本工长三春也被日本特务机关押送回国。

面对重挫,杜道周组织“铁委会”机关及所属各车站支部工会积极整顿,总结经验教训,提高政治觉悟,抗日斗志反而更加高涨。同时,“铁委会”对内部干部也进行了调整,新增了天津敌占区的工人杨力和北王瞳村的张瑞祥两位同志,“铁委会”的力量得到了进一步增强。1945年,中共冀南区五地委为了加强对敌斗争的统一领导,将“铁委会”与冀南军区五分区敌工科合并,归五军分区直接领导。不久,张瑞祥带领景县游击大队队员,通过德州许官屯车站内线的帮助,在青纱帐里换上德州许官屯车站铁路工人的服装,化装成铁路工人,趁许官屯车站的日伪军正吃饭的时机,对车站进行突袭,打伤了日军中岛小队长,俘虏皇协军20余人,缴获长短枪27枝、子弹两千余发,让鬼子一个个闻风丧胆、战战兢兢,取得了一次次对敌斗争的重大胜利。

1945年,冀南区的日伪军,在日本天皇宣布“终战诏书”后,仍然负隅顽抗。冀南八路军对他们进行了全面反攻,9月间,在德石铁路东段南北地区,我军先后收复了冀县、武邑县、景县,占领了清凉店车站,切断了德石铁路,“铁委会”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夺煤抢粮、搜集情报、奇袭车站……在3年的时间里,德石“铁委会”在当地群众配合下,像横空出世的孙悟空一样,随意翻“筋斗”、搞情况,闹得敌人魂飞胆丧,并出色地完成了护送首长过铁路等艰巨任务,在衡水抗战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免责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